受困西班牙农田的摩洛哥妇女:为了温饱,我只能让雇主性侵

2020-06-23 03:12浏览 : 105

这些在西班牙果园工作的摩洛哥妇女,被迫在白天无薪轮班12小时。她们不断遭受性骚扰和性侵害,或是必须透过非自愿的性交易来获得食物和水;甚至有一些女性被指派从事性工作,来服务当地男性。

根据《 The Gaurdian 》报导,2018 年 04 月,摩洛哥妇女 Samira Ahmad 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,带着签证与工作契约,前往西班牙南部的农田工作。工作契约里,载明除了保障移工住宿外,也会给予日薪 40 欧元(大约新台币 1388 元)的报酬。

然而,Ahmad 和其他 9 名摩洛哥妇女,却在西班牙遭遇性暴力与劳动剥削。原先只是一季、三个月的工作,她们却在签证过期的情况下,至今已在西班牙滞留 10 个月——为了寻求法律救济,得到正义伸张。这些日子,她们贫困不堪,只能延残喘地生活。

Ahmad 表示,她们语言不通,农田附近也没有城镇,根本没办法求救。白天,她们被迫无薪轮班 12 小时,否则雇主就不提供水和食物。有时候,只是因为体力不堪负荷而暂时休息,就会被认为偷懒而遭到处罚。晚上,她们只能睡在破烂的货柜屋里,然后共用供不应求的浴室和厕所。

受困西班牙农田的摩洛哥妇女:为了温饱,我只能让雇主性侵
图片|来源

Aicha Jaber 和 Ahmad 在同一个农场工作。当初找工作时, Jaber 看见一个传单,上头写着需要 20 至 45 岁的女性,在国外工作几个月。那时候,她希望丈夫能一起前往,但资方却表示只有招聘女性。她说,自己在工作时,常常遭到性暴力对待。

遭逢 6 星期的不堪虐待后, Ahmad 和另外 9 名妇女逃到警察局并报案。然而, 10 个月过去了,时至今日,警察还是没有侦查或作出任何回应。

其实,Ahmad 和 Jaber 等人,并不是第一批在西班牙农田遭受性虐待,并向当局求助的的摩洛哥移工。 2018 年,发生一件剥削移工的案件,然而,因为安达鲁西亚的省级法院一再阻挠,因此迟迟未展开调查。拖沓了 8 个月后,这起性侵害案件被认定缺乏证据,降级为性骚扰案件来处理。

在过去几年,这些移工相关案件,逐渐受到众人注意。然而,西班牙和摩洛哥两国政府,却没有对此多做处置。

西班牙律师 Belén Luján Sáez 表示,国家警察有义务要对案件进行调查,但他们却不确实执行。

更不幸的是, Ahmad 和 Jaber 等人向警察求助后,消息传回家乡──在摩洛哥的家人们,以为她们在西班牙从事性产业。有些人的丈夫决定离婚,甚至父母也决定和其断绝关係。

这些摩洛哥妇女们,不愿在案件被处理和解决前离开西班牙,她们仍在等待正义的实现。

从西班牙看台湾的移工困境:劳动剥削与性暴力

摩洛哥妇女远赴西班牙工作,盼的只是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却遭受不人道的对待。这件事发生在遥远的西班牙,却能够藉此让我们借镜台湾。你知道吗?其实,来台湾工作的女性移工们,也常生活在饱受欺凌和性暴力的环境中。

2018 年,根据监察院报告指出,在台湾之外籍劳工大约 67 万人,自 2012 年至 2018 年 2 月,通报移工遭受性侵害案件之人数共计 633 人。每年在台女性劳工发生百余起遭性侵害之通报案件,其中有七成以上是家庭看护工通报被害,又有近六成属上司与下属关係。

王美玉委员表示:「外籍劳工入境后面对许多困境,且在权力关係的不平等之下,中途中止契约困难,致遭性侵害时,多数选择『隐忍』或『逃逸』。」

她进一步指出行政机关的的缺失与待改进之处:

    卫福部、劳动部及内政部警政署没有建立良好的勾稽比对机制,导致难以确实掌握外籍劳工遭性侵害之数据及原因。目前对于女性外籍看护工遭性侵时,依其意愿多选择劳政机关为庇护安置处所,但其服务重点多以提供谘询及劳资争议为主,不一定有心理辅导工作专业人员,导致性侵被害者的心理创伤易遭忽视。 被害人于庇护安置、等待转换雇主期间,没有任何工作收入,却仍背负庞大贷款。其安置前的工作薪资,仍须透过申请劳资争议调解,来要求雇主支付,因此被害者须被迫再次面对雇主,造成二度伤害。虽有相关预防机制,运作因检查效能不足,仍无法防範于未然。劳政人员于接获外劳性骚扰申诉案件,处理欠缺敏感度,往往会将该外劳申诉案件定位为劳资争议案件而未获正视及处理。现行对家事外籍劳工之人身安全的保障,散见于各项法令之中,申诉管道、处理机制及庇护安置单位多元,外籍移工或雇主未谙法令,或在问题产生初期没有及时发现并避免。

这些受到劳动剥削、性暴力的移工,往往有苦难言。首先,他们人生地不熟,语言也不通,也不知道如何向外界寻求协助;再者,即使有机会寻求协助,他们仍可能因为背负高昂的仲介费用,深怕丢了工作,而选择噤声。

担任家庭照护者的女性移工,位处台湾社会底层,需要更多外界重视与实质帮助。大众也必须改变心态,无论移工是从摩洛哥去到西班牙,或是从东南亚来到台湾,他们都应该享有最基本的人权。

人们的缄默,不代表暴力或不平等不存在。当我们有机会发声时,别忘了给他们一份主动的关心与协助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申博包输网|制造博览|金融时代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